全国服务热线:400-0379-440

新闻中心 PRODUCT DISPLAY

沧州冲浪火了谁在冲浪模拟器“造浪”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8-05 35 次浏览

  在东京奥运会把冲浪变成比赛项目后,不论是竞技层面还是大众层面,冲浪模拟器冲浪运动都迎来了一段快速发展期。以至于为了满足随时随地冲浪的需求,人们开始把目光放在人工浪上。

  4月,美国的造浪设备头部品牌American Wave Machines(下简称AWM)宣布成立PerfectSwell Japan公司(PSJ),把业务铺到日本的大型度假村和市内小型冲浪竞技场。

  这已不是AWM次布局美国以外的市场。而这次拓展也可以视作近年来人工造浪设备市场上升趋势的一个缩影。

  广义的娱乐性人工造浪从1970年代就出现了,早期主要以FlowRider的形式出现。FlowRider是一种让冲浪者在特别的板上冲浪的运动,虽名为冲浪板,但更像一个没有轮子的滑板,因此也被叫做Flowboard。FlowRider的玩家站在Flowboard上,靠水流在板下不断冲刷来完成冲浪动作。

  但是FlowRider的形式太简单,行业和冲浪人群越来越需要能制造出类似真实海浪体验的设备。此后市场上陆续出现了一些造浪设备的概念和技术,但它们都很难称得上接近自然浪的标准。比如早期水上乐园的造浪方式是用液压闸门推动水流,这种技术只能让人们在水里上下起伏,再加上这种技术的后续维修费用高昂等,也逐渐被淘汰。

  而基于空气动力造浪原理的设备改变了造浪的玩法,其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品牌就是AWM。AWM成立于2000年,是美国一家冲浪池、造浪技术研发和冲浪场地开发公司,创始人Bruce McFarland曾是加利福尼亚的一个冲浪爱好者。

  AWM的造浪设备品牌名为PerfectSwell,官方称其是世界上个能模仿自然发生海浪的气压造浪系统。系统可以通过按钮控制波浪的大小、种类和时间间隔,并能模仿很多种波浪,比如point breaks(断点浪,因为岩石的阻挡产生的较高海浪)、reef breaks(礁石浪,因为海底礁石阻挡而造成的高浪)和beach breaks(海滩浪)。根据官方介绍,PerfectSwell冲浪池基本为超过1英亩(约4000平方米)的数千平米级的大型项目,冲浪池的面积可以根据客户要求调整,但多为千万平米级的大型项目,位于美国的温泉海滩俱乐部内的PerfectSwell面积甚至达到20英亩(约8万平方米)。这套系统目前已经在世界各地创造了近50万场次的冲浪活动。

  当然,AWM并不是的此类品牌,在国外同样是主流造浪设备的还有Citywave和Pacific Surf。

  随着技术日渐成熟,人工造浪正在越来越多地服务专业冲浪赛事。2021年,AWM在日本冲浪胜地牧之原市的PerfectSwell Shizunami训练设施建成。在去年的东京奥运会前,日本和美国的冲浪队就把训练场地选择在这个面积约为8100平方米的人工冲浪设施里。对AWM来说这里也成为了如何在有限的城市空间内开展冲浪运动的样板案例。

  人工造浪技术之所以越来越被接受,是因为其帮助冲浪者暂时摆脱了自然条件对冲浪的限制,另外在竞技上,人工浪也有优势。和冬奥会中U型池这些项目一样,人工造浪的可重复性为选手们设置了同样的比赛条件,可以公平评价参赛者的实力。冲浪模拟器的造浪设备还可以在可控条件下造出多种类型的浪,为比赛设置不同难度等级。

  因此,越来越多的专业冲浪队伍已经开始把训练放在人工冲浪池里。今年4月,加拿大冲浪队和加拿大的冲浪设备品牌Endless Surf达成合作,加拿大队将在后者2023年建成的人工冲浪设施中训练。

  人工造浪技术在商业项目中应用也越来越广。最有代表性的项目之一是AWM在美国德克萨斯州韦科建设的、世界上更大的内陆冲浪设施之一BSR冲浪度假村,BSR的PerfectSwell设施占地超过8000平方米,能提供10-15秒的冲浪时间。另外,美国新泽西的大型娱乐购物中心“American Dream”中占地约6000平方米的水上乐园使用的也是同样的技术。

  AWM还孵化出了SurfStream品牌,SurfStream是一种小型冲浪池技术,SurfStream冲浪池相比PerfectSwell冲浪池面积较小,和PerfectSwell所造出的模仿真实海浪的移动浪不同,SurfStream冲浪池的浪多为驻波(由于互相干扰而既不前进也不后退的人造波浪)。基于SurfStream冲浪池,还衍生出了一套商业模式,这种冲浪池可以配套一个容纳几百人的冲浪集合空间,其中综合了冲浪课程、训练、健身、餐饮、娱乐和冲浪装备零售等业务模块,主打冲浪生活方式,目前国内的很多室内冲浪馆也采用这种模式。

  值得一提是,就像滑雪模拟器之于滑雪培训一样,人工造浪的可控性也让其特别适于初学者的冲浪培训,因此这类冲浪空间通常也把公共冲浪课程和客制化私教课程作为主要的业务。

  国内冲浪的行情似乎在疫情之后突然红火起来,社交媒体上一夜之间出现了许多冲浪的年轻人,海南后海村等地也因为冲浪突然火了起来。但被冲浪热带火的不仅是天然冲浪地,在内陆城市,室内冲浪馆也成为了人群参与的另一个选择。

  北京威波豪斯Wavorhouse冲浪室内俱乐部创始人郭云川告诉懒熊体育,造浪设备按原理大致分为直浪型冲浪模拟器(Flat-Jet)、波形浪冲浪模拟器(Nature-wave)和卷浪管浪冲浪模拟器(Barrel-Jjet)。AWM的PerfectSwell属于技术含量比较高的、更接近自然波浪的波形浪冲浪模拟器,但国内的冲浪馆目前较少使用波形浪,而基本上都选择了直浪型冲浪模拟器,因此目前国内的大多数冲浪馆其实玩的是Flowboarding运动。

  今年AWM和水上游乐设施服务商ProSlide达成合作,双方将在多个大型项目中合作,由于大型游乐项目对设备的采买通常由总包完成,而不会单独对接设备生产厂家,因此一些造浪设备品牌想要拿下大型水上乐园项目要和ProSlide与白水公司等有总包资源的公司合作,而白水公司此前已经收购老牌造浪设备品牌FlowRider。冲浪模拟器

  至于为什么绝大多数国内冲浪馆都选择了直浪型冲浪模拟器,郭云川认为一个原因是成本的考虑。在造价方面,冲浪模拟器一台国产直浪型冲浪模拟器的设备造价约为100万元左右,波形浪冲浪模拟器的造价则要接近300万元;从耗电量看,波形浪冲浪模拟器的耗电量太大,以目前很多城市1元左右每度的电价计算,这类模拟器每小时的电费高达几百元甚至上千元,因此在国内的环境下作为商用设备目前并不合算。

  另外波形浪冲浪模拟器由于造浪原理的原因,冲浪池底部通常是玻璃钢结构,这种材质硬度较大,冲浪模拟器因此玩家和其撞击后,受伤的概率相对较大,而国内的冲浪者尤其很多家长防风险意识非常强,因此商家也不愿意冒险采用,这也是波形浪冲浪模拟器在国内占有率远低于直浪型冲浪模拟器的原因。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虽然国内的冲浪市场趋热,但是AWM和Citywave等国外主流品牌似乎并没有什么占领中国市场的动作。

  一业内人士告诉懒熊体育,早期一些国内的冲浪馆曾经联系过这些国外,冲浪模拟器并试图购买设备,甚至获得这些品牌的中国区代理权,但是成功的案例极少。原因在于这些国外品牌的造浪设备售价通常非常高,冲浪模拟器这位业内人士表示,他在疫情前曾经联系过Citywave,但对方开出每台1500万元的价格,让他很难接受。另一方面,国外品牌由于担心产品被仿制等原因,也并不愿意把设备的代理权向中国品牌开放。因此在国内的冲浪空间,目前鲜有这些国外品牌的身影。

  因为这些不利因素,国内一些冲浪行业的创业者选择自力更生,一些冲浪馆的运营者也把自己逼成了全产业链公司。郭云川就是一个例子,除了运营威波豪斯冲浪室内俱乐部外,他还创立了北京飞波滑板冲浪模拟器(Flywave surf simulater)有限公司。

  飞波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家滑板冲浪模拟器全产业链集团公司,涵盖了全部滑板冲浪和室内冲浪运动产业体系,主要业务就是冲浪模拟器,包括直浪型、波形浪和卷浪管浪三种冲浪模拟器,冲浪模拟器其中直浪和波形浪(自然浪)模拟器获得了国内专利,威波豪斯冲浪室内俱乐部目前使用的就是自家的设备。

  虽然飞波目前在全国已经售出约30台设备,出口了约12台,但郭云川表示,因为飞波对标的是AWM等国外品牌,走的是精品路线,成本较高,因此相比国内市场上和一些低价产品在竞争上并不占优势。而海外市场的消费理念、冲浪模拟器投资观相对成熟,冲浪火了谁在冲浪模拟器“造浪”因此飞波在2019年开始出海,目前在韩国等亚洲和地区已经获得不错的口碑。

  郭云川认为,中国的冲浪产业还属于起步阶段,尚有不成熟的地方,但是从长期看这个行业将不断涌现新的机会,而“造浪”也将在冲浪产业向好趋势的带动下成长为一个具有发展前景的细分机会。